金靖:我不怕人说我丑 怕说我不好笑
发布时间:2020-04-08 21:49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综艺《演员请就位》收官,作为闯进决赛圈唯一的喜剧演员,金靖完成了合作导演郭敬明最后的终极作品。 参加《演员请就位》后,除了激发金靖的胜负欲外,也激发了她对自己外形的

   综艺《演员请就位》收官,作为闯进决赛圈唯一的喜剧演员,金靖完成了合作导演郭敬明最后的终极作品。 参加《演员请就位》后,除了激发金靖的胜负欲外,也激发了她对自己外形的新要求。

   很多人都认为金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甚至有人觉得她有点丑,但采访那天的金靖很漂亮。 很多人认识金靖是通过当年一档叫《今夜百乐门》的节目,她和搭档刘胜瑛是那档节目的黑马。

   金靖和刘胜瑛是大学同学,而且住在一个宿舍,她们刚开始上节目的时候,网上就有人评价她们的外形:“这两个恐龙是哪里来的?工作人员和女导演都来演节目了?”当时,金靖和刘胜瑛觉得好笑死了,“哪里丑了?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们骨子里其实还是有一点点自信和底气的,这种评论攻击不到我们,但如果有人说我不好笑,我真的会难过。 ”金靖一直说自己不喜欢被采访,“我特别害怕说太多观点和态度像一个意见领袖,再看就会觉得:天呀,我在说什么?”还有一个原因,她觉得采访者都非常像心理医生,会给每一个行为赋予意义。 当采访结束后,记者与金靖边聊边往外走,她想了想说:“其实遇到志同道合的人,还是很享受采访的过程。

   ”抱着“必死”的决心参加表演综艺金靖没有经过专业表演训练,在登上《演员请就位》舞台之前,她只演过小品和一些即兴表演。

   金靖一直把自己定位在“综艺咖”,接到这档节目的邀约时,她对自己也还是这个定位,“我觉得他们可能就是需要搞笑的或是演砸了上一下反面热搜的那种人,但是一比起来就有点上头了,在录节目的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名演员。

   ”金靖在参加节目的过程中有了很大的成长,“大概演到后面,几个导师说我进步很大,我才回过神,觉得原来这段时间学到了很多东西,很多方面已经不知不觉不一样了。 我每次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结果都‘活’了下来。

   ”金靖说特别不敢看自己表演过的东西,她一直暗示自己:你现在是一个演员了,必须克服这些毛病。 关于未来,金靖也有思考:“原来自己老演喜剧时会对正剧女主有什么期待,后来我就发现其实那并不是属于我的天地。

   ”但进入决赛后,金靖发现自己竟然实现了第一期开玩笑说的话,做了一回女主,终极作品《AI》:“作为女主的角色,是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从《亲爱的》、《大话西游》、《我的兄弟姐妹》、《我们与恶的距离》到最后一部作品《AI》,金靖的挑战难度不断升级,直到节目收官的直播前,她一直不敢看《AI》的正片,担心自己驾驭不了这个女主角,因为金靖的自我定位中,她是一个“平凡女孩”,《演员请就位》整个过程对她来说似一场梦,她只想告诉所有和她一样的平凡女孩们,请相信有一天你们也会得到专属于你们的“小幸运”。 有幽默感、带气氛其实源自不擅社交有点精分、有点鬼马,脑筋灵活,总能带热气氛,这是很多人对金靖的认知,但这些特质,源于金靖的不擅社交,就连她的幽默也源于小时候不太会与同学交往的经历:“可能我的幽默来自于松弛。

   小时候我不太会交朋友,跟那些小朋友也相处不好,什么也不敢说,他们后来不跟我玩了,孤立我。 然后我就想爱谁谁,我随便说,结果他们就开始喜欢我,愿意跟我做朋友。 ”刚开始跟金靖待在一起时,会觉得她很冷静,但她非常紧张,让自己放松的方式是说笑话和发神经:“我感觉别人笑了,我就放松一点了。 ”金靖说,有时候别人会觉得已经跟自己很熟了,但其实并没有:“这是我的方法,自我暗示,我必须要跟这些人成为亲密的朋友,我必须要让气氛热闹一些。

   ”金靖第一次接触表演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毕业典礼上,当时学校里有一个小品,金靖因为长得像韩国人,被老师分配演一个要学普通话的韩国人。

   “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我第一次表演,那次演得很好笑。

   ”从那以后,金靖每次在班里表演都会演一些好笑的小品或者课本片段:“我表演完,大家笑了,我不会觉得大家是认为我很滑稽、很好笑,我觉得能逗你笑,我很机智,所以我喜欢喜剧表演这件事。

   ”喜剧于我就是擅长、能养活我大学毕业后金靖做过四份工作,内容都一样,那就是:写公众号。

   大学的时候,金靖就特别喜欢写东西,那个时候在年级里甚至有人订阅她的文字。

   毕业一年半后,她终于受不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恰好刘胜瑛那时也工作不顺,于是俩人一商量,干脆把工作辞了,全职干起了即兴表演。 金靖和刘胜瑛不仅是表演上的搭档,也是一个宿舍的大学同学,她们在彼此的人生中占据着很重要的位置。

   回忆起大学时光,金靖津津乐道的是她和刘胜瑛去洗澡,“我们总是下午三四点去澡堂洗澡,那个时候澡堂几乎没有人,阳光打下来,我们淋着水,然后觉得自己好棒。

   ”金靖说她们在澡堂里发生过很多好笑的事情,后来她们好多段子,都是那个时候在澡堂里玩儿即兴发挥出来的。 金靖辞职前,已经给自己谈好了一家即兴表演的公司,“反正至少可以保障生活。 一个月也没多少钱,四五千块钱。 ”在上海,有氛围非常好的小剧场,金靖和刘胜瑛加入新公司后,忙活了即兴表演节后,很快金靖迎来了一份主动邀约:“百乐门的导演来了,说有一个节目特别急,需要我们上电视。 ”最开始金靖不想去,她觉得之后还要找工作,自己可能也就是来过渡一下,但是公司老板非常希望她们上电视能给公司争光。

   《今夜百乐门》开播后,金靖和刘胜瑛的搭档得到了很多观众的喜欢,“其实当时也没有太多感觉,生活没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后来接到了第一部广告,然后微博粉丝变多了。 ”初出校园的金靖和刘胜瑛很单纯,一心想要宣传公司,然后好好做即兴表演。

   但节目有了反响后,金靖和刘胜瑛所在的公司老板却和她们闹掰了,“其实我挺惋惜的,因为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种方式,我觉得人真的需要团结。

   ”后来,金靖和刘胜瑛收到了米未的邀请。

   在上海土生土长的金靖开始了北漂的生活。

   来北京后,金靖和刘胜瑛一起上《欢乐喜剧人》第五季,又一次,更多人认识了她们。

   现在的她看似一直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是金靖心里还有一个关于即兴表演的遗憾:“我有时候觉得如果我们还在上海,一定可以把即兴表演这个圈子做得更好。

   ”但是金靖也很怕扛起这面大旗。

   就像《演员请就位》决赛前的那一场,刘仪伟对金靖说:“你就要演喜剧,演喜剧的人太少了,别的都不要演。 你不要现在挑战了这些角色就要转型,你就应该演喜剧。 ”金靖想了想这段话后说:“说实话,我很适合喜剧,市场也认可我的喜剧。 只是我是用喜剧养活自己而已,千万别给我赋予使命感,比如女喜剧人特别少,或者说我代表了南派。

   我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就是,我做这件事,我又擅长又快乐,又能养活自己,就行了。 ”(记者张坤玉)。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